锦燕网

在国际舞台上 在国际舞台上韩总统接连“受辱”

来源:锦燕网 时间:2022-09-23 10:00 阅读

  在国际舞台上韩总统接连“受辱”,本来,韩国方面想把总统尹锡悦“联合国外交首秀”,营造成耀眼的成绩和亮点。

在国际舞台上韩总统接连“受辱”

在国际舞台上韩总统接连“受辱”

  本来,韩国方面想把总统尹锡悦联合国外交首秀,营造成耀眼的成绩和亮点。

  谁知道,美韩首脑会谈仅有48秒,让韩国网民感叹再一次体会到屈辱。

  而尹锡悦在会谈后爆出粗口,被电视台媒体记录下来又引发争议。

  不仅仅只有这些……

  至于事前商量好的韩日首脑会谈,日方从会前到会后,一路对韩方各种PUA,与尹锡悦方面过于积极形成鲜明对比,令韩国网民、媒体和在野党都无法接受。

  韩国总统府极力对外解释,但媒体猛烈的炮火仍旧批判首秀变成外交惨祸。

  韩国这一连串外交翻车背后,实际暴露了美日韩之间的外交俯视链。

  1

  据《朝鲜日报》报道,当地时间21日,在美国纽约某大厦举行的全球基金第7届财政公约会议上,韩国总统尹锡悦受邀出席。

  韩媒对此描述成,尹锡悦单独会见了拜登,并提出要求:希望韩美两国紧密合作,以便美国政府在执行《削减通胀法案》(IRA)过程中能够打消韩方的顾虑。

  而且还称这是替韩国业界发出了对美国通胀法案的担忧。

  美国《通胀削减法案》最近正式成为立法。

  该法案对可享受税收抵免的新能源车车型做出了规定,比如汽车电池的原材料的特定百分比须来自美国自由贸易协定伙伴,或在北美回收。

  包括韩国在内的一些经济体,已对该法案中一些歧视性因素感到担忧。

  因为韩国企业也是电动汽车及相关重要组件的生产商。

  韩媒称,对于尹锡悦的要求,拜登表示,非常了解韩方的忧虑,将持续推进韩美间诚恳的协商。

  韩国总统府还做出拓展性描述:两国首脑决定,两国将紧密合作,以便必要时启动稳定金融局势的流动性供给装置(liquidity facilities)。

  韩国总统府还称,两国首脑评价称,韩美正就遏制扩张达成协议,并决定进一步巩固两国间的合作,遏制半岛北方的攻击,制定共同应对半岛北方挑衅的方案。

  在报道资料中,韩国总统府称此番简短的会谈是韩美首脑间的欢谈。

  一幅尹锡悦与拜登交谈甚欢的画面,你要脑补一下。

  而且,这是继18日在伦敦会面后,两人再度进行了上述讨论。

  但是,《朝鲜日报》爆料称,尹锡悦与拜登从握手到对话,总共进行了48秒左右。

  精确到秒的会面,而且再加上翻译的时间,可能尹锡悦就说了那一句话。

  而拜登也就敷衍式地回应了一句。

  仅此而已。

  据韩媒透露,尹锡悦与拜登这48秒会谈,发生在全球基金第7届财政公约会议后的集体拍照环节。

  这是临时插入的一个环节,拜登因国内的其他政治行程缩短了在纽约的停留时间,所以原本计划的正式韩美首脑会谈被取消了。

  这还不是最令尹锡悦被动的,他随后陷入了爆粗口风波。

  当时,尹锡悦对外长朴振和国家安保室长金圣翰表示:美国国会那些小崽子们不予承认,拜登总统也感到脸上无光,这怎么办?

  韩国SBS电视台成,这些话被现场记者的摄像机录下,进而演变成外交风波。

  而尹锡悦说这番话,正是在刚刚结束与拜登48秒会谈后往外走时,可见尹锡悦已经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

  鉴于该事件在韩国国内引发轩然大波,韩国总统府22日在纽约迅速作出反应,表示总统私底下说的话却被与外交成果联系起来,这相当不合适。

  青瓦台高级官员表示:总统为了国家利益而不辞辛苦之际,因为这种事就形容成外交惨祸,对此深表遗憾。

  2

  如果说日本领导人在美国总统面前也被轻视,还让韩国好受一点。

  比如安倍上赶着在特朗普还没上任前就去拜见,之后不惜在沙坑里摔个后滚翻,也要陪着特朗普打高尔夫球。

  但是,被日本也居高临下地俯视,而且多次PUA,这可能更让韩国人觉得羞辱。

  就在9月21日同一天,尹锡悦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进行简略式会谈,韩国总统府称,双方一致认为有必要改善双边关系,并就加快推进外交部门的有关对话进程,继续保持沟通协调达成一致。

  韩方还称,这是两国首脑时隔2年零9个月再次举行双边会谈,前一次是时任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2019年12月举行会谈。

  那么,这个简略式会谈到底有多简略?

  从地点看,是在联大会场附近的一栋会议大厦里。

  时间是从当天中午12时23分开始,会谈前前后后总共就30分钟。

  韩国总统府介绍称,双方决定为维护自由民主主义、人权和法治等普世价值,两国与国际社会团结合作。

  双方还就半岛北方推进核武力法制化、有可能进行第7次核试验等情况深表忧虑,并商定与国际社会紧密合作应对朝核问题。

  实际上,这场韩日首脑会谈,对韩方来说经历了好一番波折。

  会谈开始2分钟后,韩国总统府才发布消息,告知会谈举行的消息。

  虽然当天已经计划举行会谈,但直至当天早上,韩日双方也没有公布举行首脑会谈的消息。

  主要原因是,日方在会谈举行前就威胁,日韩首脑之间的会谈尚未决定。

  日本《朝日新闻》21日援引政府相关人士的话爆料,岸田文雄就韩国政府单方面提前公布日韩首脑将借第77届联合国大会之机举行会晤一事,表达了强烈不满。

  韩国总统府本月15日宣布,韩方已与美日两国在联大期间举行双边首脑会谈事宜达成协议,正就具体时间进行协调。

  《朝日新闻》称,岸田文雄对此私下表示,那就反过来不与其会晤。

  由此可见,岸田文雄对韩方先行发布消息不满的程度。

  日方认为,按外交惯例,国家元首举行会谈应同步发布消息。

  所以,从韩方第一次发布韩日首脑即将会晤消息当天,日本官房长官给出的回应就是尚无定论。

  直到岸田文雄出发前往美国参加联大前,以及日韩首脑会谈快要举行前,日方对媒体提问时回答都是——尚无定论。

  这不仅让韩方很打脸,而且从外界看,主动权一直牢牢控制在日方手里。

  而且,《日本经济新闻》透露,日本政府始终坚持韩日首脑会谈前提是,韩方就二战时期征用劳工等问题提出解决方案。

  这是否意味着,尹锡悦政府已经悄悄答应了日方这个条件?有分析认为,因两国在强制征用受害者赔偿问题等待解议题上仍存在分歧,当天的首脑会谈能否成为改善两国关系的突破口,还有待观察。

  不管怎么样,韩国政府方面还是抓住,韩日首脑在纽约面对面坐下举行会谈,标志着两国关系迈出了正常化的第一步。

  两国首脑为实现未来指向性的韩日关系正常化,在大框架下达成了齐头并进的共识。

  然而,简略式会谈举行之后日本方面还不忘对韩国PUA一把。

  日本《读卖新闻》在两人会晤后报道说,日本政府将他们之间的谈话描述为恳谈而非会谈。

  恳谈与韩方在消息中称非正式会谈简略式会谈(韩联社在报道中强调,这是二人的首次一对一会谈),文字上的细微差别,暴露出日方对这次日韩首脑互动重要性的降级处理。

  而且,不仅仅是《读卖新闻》这一家日本媒体,日本广播协会、共同社等其他日媒也基本上用恳谈、交谈或者座谈描述双方的对话,偏偏就不用会谈。

  日本政府认为,在所谓征用劳工问题解决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举行首脑会谈为时尚早。

  不过,日方赞赏韩国改善关系的态度,所以用非正式恳谈的形式回应了韩方的对话请求。

  这后一句话,看上去是赞赏韩方,但从情感上对韩国人而言,恐怕是扎在心窝的一刀……

  3

  面对韩美和韩日这两场互动,韩国《世界日报》22日的报道称,在野党猛批48秒韩美首脑会谈、没有韩国国旗的韩日首脑会谈、对美国国会爆粗口,这些都让韩国国格在坠落。

  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针对48秒的韩美首脑会谈和30分钟韩日首脑会谈,批判这是空手(没有成果)、屈辱外交。

  特别是针对尹锡悦对美国国会爆粗口一事,连韩国随团记者都认为这是国际丢丑。

  共同民主党国会代表朴洪根22日在国会表示,针对此次外访期间首脑会谈既无目的、也无成果,只有国际丢丑的外交惨祸,必须要进行追责。

  针对韩日首脑会谈,朴洪根表示,整个过程和结果都是令人耻辱,尹锡悦总统直接找到岸田文雄所在地方,才促成了30分钟的韩日首脑会谈,这是一头热,现场甚至没有设置韩国国旗,只有好不容易坐下来的卑躬屈膝。

  针对韩美首脑会谈,朴洪根称:简直不敢相信短短48秒就是韩美首脑会谈的全部,如此原本期待的通过首脑会谈解决韩美之间韩国电动汽车在美被歧视、半导体和制药企业遭受美国不当压力等经济议题可能什么也没解决。

  与美日首脑见面时间太短了,解决不了实际问题,韩联社22日的报道称,在韩日首脑会谈上,双方在最大争议强制征用赔偿问题上没有取得实质成果。

  当然,对国内一波又一波汹涌的批评声,执政党国民力量党正组织力量积极反驳。

  可就连执政势力内部,也有人看不下去。

  《朝鲜日报》22日的报道称,作为执政党下届总统选举热门候选人之一的前国会议员柳承旼当天在自己个人社交媒体上留言:

  上次总统夫妇出访马德里参加北约峰会就给人落下口实,接着是去参加英国女王典礼却没能参加悼念仪式,在联合国大会发言却没有核心内容,原本说好的韩美首脑会谈没能举行,韩日首脑会谈不知道为何举行,最后则是在镜头前爆粗口。

  尹锡悦总统,希望您要保持清醒!现在被爆粗口的是韩国国民啊,韩国国民有义务感到羞愧吗?

  的确,尹锡悦在今年6月北约峰会期间出席西班牙国王为各国领导人举行的欢迎晚宴,期间在和美国总统拜登握手时,拜登没有和尹锡悦对视,而是边跟尹锡悦握手边跟别人交谈。

  这一场面被镜头捕捉到并迅速引发韩国网友热议。

  ‘无对视式’握手短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有人批评说,这一场面给韩国国民带来了屈辱感。

  这一幕,韩国很多人都还没忘记。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研究员笪志刚告诉补壹刀,尹锡悦政府在提升韩美关系、改善韩日关系方面,走得太急了。

  在迎合美国意图方面,尹锡悦执政以来不断兑现其在竞选期间提出的建设全球枢纽国家的承诺,将外交第一要务锚定为巩固韩美战略同盟。

  在拜登政府印太叠加布局中,推动韩美同盟升级至不亚于美英澳安保伙伴关系的美日韩同盟,一方面满足了韩国的安全利益诉求,另一方面也是引诱其对美国投怀送抱。

  另外,在改善韩日关系方面,美国对尹锡悦政府的影响不可忽视。

  与奥巴马时期的拉郎配和特朗普时期的偏重日本不同,拜登多次表态,希望韩日两国改善关系。

  在突出国家安全利益需要的同时,韩国方面的动作也是对拜登上述考量的某种心领神会。

  当然,经济因素是尹锡悦政府急于改善韩日关系重要驱动力之一。

  韩国不仅对日贸易多年逆差,企业在核心技术、高端材料及中间零部件上对日依赖严重,一些企业国际融资相当大的部分也源自日本。

  一旦韩国在历史问题上对日本发难,预计日本也将从经贸等多领域实施反制。

  日本反制的影响力和破坏力可能使韩国面临区域排挤,这些都是尹锡悦政府和韩国经济界无法接受的。

  在半岛问题上,尹锡悦政府之前抛出的政策基本石沉大海,所以急着依靠美国、拉拢日本增加对朝威慑。

  这些都导致韩国当前外交政策走形,面临风险。

复制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sjywz.com/cs/17702.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